• 咨詢熱線:18750678080
    原福州軍區空軍司令員楊思祿逝世 享年104歲
    2020-11-20 09:27 Author:原創 Click:

    澎湃新聞記者從楊思祿將軍親友處獲悉,開國少將、原福州軍區空軍司令員、空軍原顧問楊思祿同志于2020年11月18日上午在北京逝世,享年104歲。

    據中國軍網提供簡歷顯示,楊思祿,江西于都人,1916年出生,1933年入黨,同年加入中國工農紅軍,后參加了長征。

    抗日戰爭期間,楊思祿任排長、代連長、副營長、營政治教導員、營長、團長。解放戰爭時期,楊思祿任旅長、副司令員、師長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楊思祿任航校參謀長、副校長,航空兵師師長,航校校長,副軍長,軍長,蘭空副司令員,??账玖顔T,空軍顧問。他于1987年3月離休。

    楊思祿于1955年被授予空軍大校軍銜,1961年晉升為少將軍銜。

    身著紅軍軍裝的楊思祿
    身著紅軍軍裝的楊思祿

    中國軍網這樣介紹楊思祿將軍:在經歷過長征的將軍中,有一位當年的“紅小鬼”,從怕敵機、恨敵機到想駕駛飛機,繼而參與新中國人民空軍的組建,不但親手放飛一批批雛鷹,還學習飛行改裝多型噴氣式飛機,成為老紅軍中為數不多的能開超音速戰斗機的飛行員。

    楊思祿的女兒楊爭著有《輕聲細訴》一書,以獨特的視角回顧了父親的革命生涯。

    1933年12月,敵人以三個師的兵力,向少共國際師發動進攻。戰斗快結束時,臨敗的敵人突然派飛機向紅軍陣地瘋狂轟炸、掃射,頃刻之間,傷亡一百多人。轟炸中,少共國際師師長吳高群頭部和腰部受重傷犧牲。

    1934年4月27日,江西廣昌保衛戰中,楊思祿和戰友剛上戰場就遭到敵機狂轟濫炸,前面的連隊還沒有進入陣地,就被炸死炸傷好幾十人。仗還沒打,一下子就在眼皮底下炸死了那么多戰友。能不刻骨銘心?能不痛恨敵機?深懷仇恨,他毫不畏懼拿著梭鏢跟敵人干,竟還繳獲一支槍。

    1934年10月17日,楊思祿告別自己的家鄉渡過于都河,開始了長征之路,最終踏上抗日救國道路。

    1939年秋,楊思祿和抗大畢業的一批學員一起,到中央組織部報到等待分配工作,那天正好趕上日本鬼子的飛機轟炸延安。他的一個戰友叫楊興財,是在江西于都同他一起參加少共國際師的小伙伴,又共同經歷長征,轉戰南北,那么多的槍林彈雨都沒能擊倒他,可那天卻在日軍飛機的轟炸下犧牲了。楊思祿回憶時,表情中、眼神里仍然流露著絲絲痛惜,那些被敵機炸死的年輕戰友一定在他心中烙下深深創傷。

    一個小紅軍的徹骨痛恨,其實緊連著我們黨的戰略遠見。早在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,我黨就千方百計地培養儲備航空人才,以至有了第一個航校,為新中國人民空軍正式建立做了長期準備。

    “在陸軍基礎上建設空軍”。遠在重慶剛忙完收編國民黨俘虜,已是師長正在二野司令部等待分配工作的楊思祿,奉命調入空軍。33歲的楊思祿從此與人民空軍結下不解之緣,也打開了夢寐以求的“天窗”。

    進入航校擔任參謀長后,楊思祿心想,要建設一支強大的人民空軍,管好部隊,作為一名參謀長,必須盡快熟悉與掌握飛行技術,逐步由外行變為內行。于是,放牛出身、文化程度不高的他主動要求學習飛行。經過嚴格體驗,上級批準了他的請求。

    楊思祿同志青年照

    回憶可以三言兩語,登天委實千難萬險。紅軍不怕“登天”難!經過近兩年的學習和訓練,他終于成為一名合格的飛行員、一名內行的飛行指揮員。

    學習結束后,楊思祿調任空軍航空兵某師師長。時值抗美援朝,由于前方飛行人員戰斗減員,楊思祿所在師抽調大批飛行員補充到前線兄弟部隊。敢于問天、順利登天的他,和部隊一起站上了戰場制高點。

    1954年,楊思祿調任十一航校校長,多年來,他一直以十一航校為榮。作為第一任校長,他是從第一塊磚干起來的……更為重要的是,不但他個人先后完成多型新式飛機的改裝,成為為數不多的老紅軍中能開超音速戰斗機的飛行員,而且航校為空軍培養一大批合格的飛行員,任內沒有發生一起嚴重飛行事故,成為當時空軍航校工作的典范。

    1961年,楊思祿晉升少將軍銜。也是這一年,任軍長的他帶領高炮部隊擊落一架敵機。從“紅小鬼”到“飛將軍”,總有一種力量如影隨形,那就是長征精神,映照今日。

    還是在中央電視臺特別節目中,楊思祿語重心長地說:“革命勝利來之不易,希望年輕人珍惜現在的美好生活,聽黨的話,聽習主席的話,好好生活,好好工作。”

    楊思祿
    為長征紀念館題詞

    2009年的時候,將軍應邀回于都老家,為長征紀念館題詞。將軍不死,只是漸漸凋零,我們祝福楊思祿老將軍一路走好!我們年輕一代,一樣會守護我們的國家,不惜一切。老將軍,請您放心地走。

    如果您有幸看到本文,讓我們一起為楊思祿將軍點贊,愿他一路走好。


    ? 2元彩票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